Author: de-er
•Tuesday, April 11, 2006
以前在大学主修会计时,分别在三个学期选修了中国历史。授课的老师来自香港,从中国各个朝代的兴衰,讲述到国共之争,并对许多历史事件提出了他的看法。

不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曾提醒我们,历史不过是胜利者所撰写的,所以在念历史时,不能全盘接受所读到的,必须反思反省。像中国的历史教科书,和台湾的教科书,对于同一段历史的诠释,或许完全相反对立。历史不如人们想象中是“死”的,重要的是你要如何分辨历史的真伪。因为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客观历史,也没有所谓的主观历史。

我以前曾在报社当过临时记者,所以也深刻了解到,报章所报道的未必完全正确。记者可能选择断章取义,又或者欲盖弥彰。如果记者采取了某一个角度去写新闻,那读者很容易被牵着鼻子走。所以现在我无论是读历史,或看报章,我都不会百分百相信。

和当年审计课所学的一样,凡是都必须小心查证,最好是能够取得佐证(corroborative evidence),这才是求知识的正确态度。今天的政治,是明天的历史,对历史的功过,现实的真伪,还是留待后人去做评价吧。

因看周兆呈《两岸三地,点到为止——站在新加坡,观察中港台》有感。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uesday, April 11, 2006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2 comments:

On 12/4/06 10:46 AM , 欣架打鳥人 said...

> 报章所报道的未必完全正确。记者可能选择断章取义,又或者欲盖弥彰

This is so true, which is why reporters are called wu mian huang di...

 
On 2/5/06 12:23 PM , Anonymous said...

i like that book!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