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Tuesday, August 23, 2016


无意间发现原来台北有这么一家书店:《Zeelandia Travel & Books》 (旅人书房)。这简直就是为了我而开设,结合旅游和书香的一家独立书店。

台湾的书店风景实在让人羡慕。除了众所周知的诚品、重庆南路的书店街,再来就是一些隐藏在城市不同角落的独立书店。像是之前部落格网友曾经介绍给我全台湾最爱聊天的《水准书局》。

我喜欢这样的独立书店,外头或许看似不起眼,但总能让人流连一个午后。就算不买书,翻翻书,让自己的心灵沉淀下来,这样的柔软时光,会让人感觉与世隔绝。

对于旅游,对于背包出走,我有我的固执,更有我的坚持。就算无法用自己的足迹踏遍全世界,一本好的游记,也往往让我陶醉其中。介绍景点风景的“旅游书”一般都不是我的最爱,我喜欢作者用自己的体会感想,去勾勒出自己独一无二的旅游二三事。或许是遇到的人,或许是遇到的事,风景景点不过是点缀,烘托作者当下的心情。

台北的《旅人书房》,单听名字,就让人觉得浪漫。从画面上看来,空间不大,却是旅人歇脚的一个好地方。接下来出差台北,必是我耗上美好时光的必选之地。

书店里的影像诗,如炎炎夏日吹来的一股微风,浅浅饮用一杯甘茶,味道淡淡,幽香清清,冉冉滋润心扉。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我喜欢她那句:

因为任何事情都没有开心重要,因为做任何事情,得到了再高的成就,如果你不快乐的话,我觉得就是没有用的。

这样直爽,不做作的性格,还真的是我的那杯茶。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August 16, 2016
W 从西班牙回家探亲,我们到 R 家进行小聚会。R 的两个儿子和 W 的两个混血女儿在客厅玩,我们三个男人在饭厅闲话家常。R 最近考虑为了孩子的教育移民澳洲,W 西班牙的经验成为 R 的借镜。

不说不知道,我们以为混血儿在外国一定比较吃的开,但其实不然。像 W 的女儿,对于本地人来说,她们长得像外国人多一些,但在西班牙,她们却因为长得较像亚洲人,常受到欺负。W 的大女儿甚至问过他,为何自己的父亲是亚洲人。我想 W 当时听到这样的话,应该觉得无所适从,感到一丝悲哀吧。但或许西班牙小孩并没有种族歧视概念,但就因为她们是混血儿,长得不同,所以排挤她们。

在我眼里,无论是在外国或亚洲,她们都长得标志可爱,让人不解为何会受到排挤。我们人的劣根性或许就是常抱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去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像是带着头巾的穆斯林女性,在欧洲往往会遭受异样眼光,东方人的形象常常也被人扭曲误解。

游遍多国,其实我觉得人种并无谁优越,谁下等。这个世界因为人种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而产生许多奇妙火花。如果人种语言文化单一,那这个地球不是很沉闷,很无聊吗?我喜欢不同,因为这样的不同,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常以自己认知范围的习惯去衡量别人的的行为举止,但其实生活的方式本来就有很多种,何必将自己熟悉的那一套,强加于别人身上?这一点,我是一向坚持的。

物以类聚没有错,错的是心态看法。大千世界,姹紫嫣红,这样才美丽。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最近在看一套名为《重版出来》的日剧,剧情大概说的是日本漫画出版业无论是漫画家、编辑、还是销售部,各个相关人物为出版漫画做出努力的故事,是一套热血励志剧。我觉得日本人拍的励志剧,往往让人看了觉得热血沸腾,笑中却又带点丝丝感动。或许年纪渐长,这几年偏爱看的剧种,就是这类轻松又带点意思的电视剧。那些杀人放火,我害你你害我我又害回你的戏码,除非实在精彩,不然看了有时还真让人觉得心情受影响。

我做人也尽量做到如此,如果能达到笑看江湖,就尽量不要作茧自缚。W 说我是 happy nut,在朋友群当中是个开心果,J 则言我好像都不说伤心事。其实伤心哀愁烦恼,人皆有之,只是看个人心态如何处理罢了。例如工作,我和一般人一样也有牢骚,但我觉得偶尔发发牢骚还可以,但如果下班后我还一直和朋友投诉这个投诉那个,那我会更烦燥。与其将自己沉溺在不开心的情绪中,不如大吃大喝,说说笑笑,反正如果无法改变现状,就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或选择离开放弃。事情本来就如此简单。

J 也调侃说我都年纪一大把了,为何表现有时却还像个小孩。但我宁愿相信自己还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看到自己喜欢的“糖果”,会自然反射出喜悦快乐。我的小小快乐,可以因为买了一个五块钱的小玩具,也可以因为我的朋友爱人觉得快乐。世界这么大,我们往往会为了蝇头小事心烦不已,但换个角度想,若干年后当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现在的处境,就会觉得不过如此。就像是当年我们为了考试压力重重,为了一两分的得失,患得患失。现在回头看,千帆过尽,那些当年的压力得失,不过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谁还会记得住?

呵呵,因此我尽量做个头脑简单的老顽童,就像日剧里头夸张的表演,以卡通,以漫画的方式去看这世界。我的快乐可以很简单。




得尔
Author: de-er
•Monday, August 01, 2016
我在早上9时15分,终于见着了她,我和她的距离,应该不超过两百公分。

她笑容依旧,唯独比我想象中小许多。

她或许是巴黎罗浮宫最著名的画作,她就是蒙娜丽莎。

多少年来,她微笑背后的含义让人捉摸不定。

在偌大的罗浮宫内,她静静站在围观的众多群众之中,一点都不显羞涩。

我喜欢罗浮宫,因为之前看过《达文西密码》,感觉博物馆跃然于纸上,微微透露一丝神秘感。

除了蒙娜丽莎,还有许多让人觉得叹为观止的画作。

我尤其对那些描绘圣经故事的画作特别感兴趣,虽然我不是基督徒。

圣经故事总让人觉得满腔热血。

再来就是不同时期的雕像,我对艺术没多大研究,但仍感觉出雕塑仿佛要迸发的生命力。

我像是迷失在迷宫中,着了魔似的贪婪享受其中。

时间仿佛静止于那一刻,我和历史上的这些艺术家忽然有了连接。

当然,我从来都是个门外汉。

但传说中的罗浮宫,果然让人留连忘返。

我花了近5个小时,不过只能匆匆一瞥将自己感兴趣的展览看了一遍。

罗浮宫是应该细细品尝咀嚼的,留待我下一次和巴黎的邂逅。





得尔
Author: de-er
•Thursday, July 28, 2016
游完西班牙,终于来到传说中的巴黎。之前去过巴黎的朋友,对这个“浪漫之都”褒贬不一。像是欧海,他之前曾和巴黎恋人携手漫步塞纳河,对巴黎赞不绝口。而却也有些朋友说这里空气中弥漫的不是浪漫,反而是肮脏杂乱的恶臭味。

因此此趟出差巴黎,我对巴黎并无存在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相对于巴塞罗那的繁华热情,我觉得巴黎给我的感觉有种晦暗不明。或许来到巴黎那几天,天气刚好阴霾灰暗,偶尔细雨纷飞,因此巴黎给我的感觉仿若是个五六十年代身穿黑衣的贵妇。整个巴黎在雍容华贵的外衣下,包裹的却是许多简陋褴褛。

像是香榭丽舍(Champs-Élysées),之前对这个名字就产生许多遐思。无论是怎样都念不好的法语名称,还是翻译后的中文名称,这地方单听名字都让人感觉浪漫。但亲身体验后,就觉得她不过只是一条普通不过,名牌商店林立的大道,犹如岛国的乌节路。或许我和时尚潮流没啥关系,我对这条街实在无感。倒是走在路上,看到外来移民行乞,让我觉得格外意外。无论外表多华丽,都掩饰不了这条大街骨子里的贫富落差。这样的香榭丽舍,是我之前从未想象过的。

如果你问我对巴黎的印象,我会老实说:她没有我想象中浪漫,却也没我想象中肮脏凌乱。这是一座让我惊鸿一瞥喜欢上,却不会深深恋上的一座城。不过如果你让我在巴塞罗那和巴黎之间做出选择,那我还是会踌躇犹豫。因此,我的结论是,巴黎是一个让我觉得矛盾的地方,她不会让我牵肠挂肚,却也不会让我瞬间遗忘。




得尔
Author: de-er
•Monday, July 25, 2016
我一边攀爬,一边感到战战兢兢。

原以为只是简单健行活动,但欧海却带我来到悬崖峭壁。

如果这样失足,我就会身坠大海,命丧西班牙,再也找不到尸骨了吧。

那天的天气是晴朗却多风的,我虽穿着运动鞋,却也不时觉得踩着的石头有些湿滑。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说得应该就是我当下的状况吧。

我只觉背脊一阵冰凉,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攀爬。

瓯海一直鼓励,没事没事,不要往下看,只要专注手和脚攀爬的地方,不会有事的。

我的妈呀,应该是我自己太逊吧。

瓯海穿着拖鞋,就这样攀爬,他不怕乐极生悲吗?

但这是他熟悉的海滩地带,他也不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活动。

怪就只怪我这个城市人,小题大做,大惊小怪。

背包旅行多次,每一次旅行我都会重新认识自己。

原来当年纪越长,我就越畏高。

原来自己不如自己想象中勇敢。

原来我是怕死的。

后来我当然没事,只是直到现在回想当时情景,我仍是觉得有些“步步惊心”。




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