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死亡,其实离我们很近。

就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一日,举家出门到植物园观赏演出,百年古树就这般轰然倒下,祸——从——天——降。

我不知道那一霎,你心中闪过的是什么。

应该是那一点点的不甘吧。

留下一对双胞子女,还有深爱自己的丈夫。

那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日啊,竟如此就造成阴阳两隔。

生命如斯脆弱。

我们常说要把握时间,珍惜光阴。

但在庸庸碌碌的生活中,我们常忘了其实活着的感觉,真好。

就算日子总有些让人难以释怀的牢骚,就算生活往往让人觉得让人喘不过气。

但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块儿,不就是人生一大乐事吗?

人世间最悲痛的事,应该就是看到自己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什么也不能做。

但愿未亡人能够早日走出伤痛,继续向前。

节哀。





得尔
Author: de-er
•Thursday, February 02, 2017


去年最后一季人气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又名《月薪娇妻》),轻松暴笑的情节中,又带点爱情哲理。

剧情从看似有些老掉牙的“契约婚姻”开始,两个性格迥异却又好像相似互补的男女,从陌生到熟悉,由试探到相恋。

我之所以一直都喜欢日剧,就因为集数短,且常勾勒出现今社会的种种现象,细腻感人。

男主角是宅男,一开始觉得女主角不可能喜欢自己,在爱情面裹足不前。

我们往往自卑,一味认为自己配不上对方。殊不知在我们眼里就算条件再好的人,他/她也会有自己不够自信的地方。因此我一直觉得男女交往中,千万别被自卑给打败。

比我们条件好的人太多,但两个人相爱,某些条件或许重要,但千万也别太低估自己的魅力。

爱情如果存在太多自卑,就会不安,就会胆怯,那样的爱情,太战战兢兢。

《逃》剧中也出现大量男女主角的内心独白,观众往往就会发现两人很多时候看法一致,却又欲言又止,没开口说明,造成误会。

其实一段感情中,沟通是很重要的,许多猜疑能够避免。

什么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也是一门学问,要拿捏准确,有时候靠的是经验,和对对方的了解。

剧中也略提到一对爱侣之间,应该保有自己一定的自由空间。

两个不同的个体,原本就来自不同家庭,各自有自己的朋友和兴趣爱好。两人要在共存中,保有自己的独特性。我觉得这点是很重要的。

每日朝夕相处,如果没有自己的话题见解,两人的关系就很容易冷却。

如何为爱情保鲜,很是重要。两个人如果成天只粘在一块儿,我觉得对两人的感情没多大帮助。

大力推荐这套日剧,给那些在恋爱中,和憧憬着爱情的男女。





得尔


PS:

片尾的《恋舞》也随着日剧的热播红了起来,每次看到片尾,我就觉得特别开心。




Author: de-er
•Thursday, January 26, 2017
歌舞片一向都不是我心头所爱,我嫌这类电影略为造作,男女主角可以忽然间就在剧情发展中跳舞唱歌,你让我的感情怎能投入其中。但《乐来乐爱你》(La La Land)倒是让我觉得意外惊喜。

当然电影开始是一贯的大型歌舞,再来就是男女主角邂逅的典型情节,我一直到片末之前都只觉得还好,没想到结局却震撼到我。

(接下来有雷,如未看过电影,请跳过)。

一般的歌舞片,必定是大团圆结局。但《乐来乐爱你》却颠覆了传统歌舞片,男女主角最后没在一起。

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是否一定会在一起?

我喜欢电影最后一点点淡淡的惆怅。

原来我们在追逐梦想的时候,是可以放弃爱情的。

原来那个我们一生最爱的人,最后只能在我们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男女主角最后都圆了自己的梦,两人在爵士酒吧对上了眼,一切尽在不言中。电影画片转化成他们如果在一起的幸福画面。

如果啊,如果。

但两人什么话也不说。Emma Stone 回眸凝望,Ryan Gosling 点头示意。

此刻,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

人与人之间的相知,原本就是心灵上的相知,而不是粗糙语言可以表达的。

City of Light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
(城市之灯,你是否只为我照耀 ……)

Ryan Rosling 不是最专业的歌手。但就因为不是专业歌手,所以我在他最原始的嗓音中,听到了最真挚的淡淡感伤。




得尔


Author: de-er
•Monday, January 16, 2017
十年后重游金边的杀人场(Killing Fields)和 S21 屠杀纪念馆(Genocide Museum),再次勾起了我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我当时思索 Khmer Rouge 的中文翻译,脑海里浮现“红吉蔑”和“红高棉”。后来上网查询,原来两个称呼都正确。无论怎么称呼,波博(Pol Pot)于 1975 年四月展开的那一场惊天动地政治改革,造成了四年间近两百多万人的死亡。

上回来这儿,我是通过之前做了功课,在没有导游的情况下,囫囵吞枣地消化了那一段黑暗历史。这回通过机器录音导游讲解,我对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更是感到不寒而栗。纳粹时期希特勒残杀的是他认为种族血统不够“优良”的犹太人,但波博领导下的红吉蔑参与的折磨杀戮竟是和他们一样的柬埔寨人,这让人觉得心寒。但我觉得更讽刺的是,这么多年后的今天,金边这座没有暹粒吴哥窟的城市,最为人所知的旅游景点竟然是流淌过许多血泪的杀人场和屠杀纪念馆。这样是不是有些变相的贩卖悲情?(据说杀人场入门票的收益,都归某日本公司

我和 J ,在这两个回荡着死难者控诉的地方,花了近六小时的时间,试图了解那个疯狂时代。我记得我将耳机拿下的时候,空气中仿佛凝固着让人秉住呼吸的沉静。偶尔微风轻拂,树叶簌簌作响,划过一片平静,我们仿佛从遥远的噩梦中惊醒。不只是我们,其他的游人也都如此。和其他景点不同,这里少了咔嚓咔嚓的不停按下相机快门,我们都对死难者怀抱着最深刻的尊重。在“贩卖悲情”中,这或许也再度提醒我们,我们人类绝不可重犯同样的错误。后来对于红吉蔑的恶行,国际法庭花了好多年的审判,到如今却也无法让所有的罪人绳之以法,当中可恨的政治因素,让人痛恨。我脑海当时却也闪过缅甸的罗兴亚人(Rohingya)。这所有的种种,让人感叹原来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不能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我后来在金边机场买了1985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柬埔寨籍吴汉润(Haing S. Ngor)的《Survival in the Killing Fields》。这位医生,在这段历史中多次险遭杀害,后来却在移民美国后,于 1996 年在这个“自由国度”被抢劫谋杀。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番让人觉得莫名的反讽。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January 10, 2017
十年后,再度回到柬埔寨。我记得十年前去柬埔寨的时候,一般未到过柬国的人对她的感觉还停留在“动荡”、“混乱”等不能反映现实状况的刻板印象。但如果你在十年后今天再问他们,他们一定会大赞吴哥窟的历史文化价值,对于金边,他们也会从之前的“落后”,演变为和曼谷、胡志明市等其国家不相上下的东南亚城市。

的确,和我十年前到柬埔寨相比,暹粒(Siem Reap)已经更为繁华。或许是正值圣诞节期间,酒吧街灯红酒绿,人潮汹涌。我在人挤人的酒吧街上,和 J 感受到了一个很不柬埔寨的岁末。而后和当地人交谈,一般大学生毕业后的起薪大概是三、四百元美金,但你仍会在城市中,看到许多人在街上使用价格不菲的智慧型手机,和平板电脑。是贫富悬殊?还是旅游业的繁荣带来的庞大经济效应,改变了整个城市的消费能力?我记得十年前到暹粒,酒吧街还未这般热闹,当地人感觉也更为纯朴。旅游业,大大提升了当地人的生活水平,但在某一程度上,我们是否也破坏了当地原有的精神面貌?这问题实在太深奥,我也未有答案。

这次重游吴哥窟,我的震撼和感动度和初次邂逅相比,少了许多。但这回第一次到吴哥窟看日出,却不失为一个新鲜的体验。虽然睡眼惺忪,但能在静谧的凌晨时分慢慢等待吴哥窟的日出,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瞬间,那种感觉,很让人觉得平静。这样的古迹,也总能让人发思古之幽情,想象那个辉煌的时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一个朝代的兴盛与衰败,在历史的巨轮中,不过只是过眼云烟。就如《红楼梦》里头的《好了歌》——“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至于十年后的金边,又是怎样的一番新体会,下篇再聊。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January 04, 2017
我回来了。

抱歉,让这片土壤荒芜了那么久。这应该是我执笔多年来,第一次消失了这么久。原以为就这样消失,也不会掀起任何涟漪,但原来还是有些如啦啦仔和theanwei的网友记得我这块园地。虚拟世界里,我们素昧平生,这些年看部落格的人逐渐减少,如此的叮咛关怀,在微冷的 2017初,温暖了我的心房。(啦啦仔,theanwei,也祝你们新年快乐,希望你们都一切安好!)

为何停笔了这么久?

之前工作忙碌,人也慵懒起来。加上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在不断重复自己。我不喜欢重复自己,但个性使然,笔锋难改,怪就怪自己词穷,也怪自己才气不够。

该怎么总结我的 2016? 算是还不错吧。虽然工作和公司内部转变,需要更多时间去适应,虽然健康偶尔还是有些抱恙,虽然读的书和可以去玩的地方还可以更多。但总得来说,我还算是过得顺心吧。有时候回头看 2016,我甚至忘了自己曾做过些什么,又抱怨过什么。我们人就是这样,当下总觉得日子难过,但回来再看,原来所有的苦难都不过只是一个过程,再也不会折磨人心。

2017 又会是怎样的一年?世界局势感觉还是有些不明朗。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黑天鹅事件是否会在今年重演,而特朗普上任后又会怎样搅乱世界局势,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这些无法控制的因素就正因为无法控制,所以担心也无用。我和往年一样,只希望自己和身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能身体健康,保持开心的心情。如果能够发点横财,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呵呵。祝大家也顺心顺意。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October 25, 2016
我在台北返新的飞机上,读完这本《赤道上的极地:新加坡微民族志》。这本书的英文名称:So Hot, Yet so Cold: A Polar Singapore,刚好就点名了这本书的创作意图。作者来自台湾,旅居岛国几年,以来自台湾的触角,看待岛国的种种。

我几乎是一口气将书看完的。生于斯,长于斯,我对这片土地有着分割不了的感情,看到她的美好,却也看到她的不足。作者从政治、教育、社会等不同层面,剥丝抽茧,一层一层探讨新加坡的冷与热。在作者眼中,过分追求经济发展,人民在忙于盲之间,往往忘记思考,到底什么才最为重要。他就提出了,新加坡人到底爱国吗?又到底视这片土地为家吗?如果把这里当成家,为何却需通过罚款,才能制止老百姓不乱丢垃圾。自己的家,不久应该保持干净整洁吗?

我越读越觉得汗颜。我到底有多爱新加坡?当别人对岛国提出异议的时候,我是本着自尊问题,进行反驳?还是真的对我的国家投入真正的感情。我在飞机上反复思量,没有答案。

后来和老同学聚会,生了小孩旅居美国回新度假的 L,还有在新加坡育养两个小孩的 A,不约而同认为新加坡是个很适合家庭小孩的地方。除了安全问题,她们对本地的教育和休闲活动,都觉得虽不完美,但比起许多其他国家,还是优秀许多。我不是家长,无法确切感受这些,但我觉得喜不喜爱一个国家,很多时候因人而异。

有的人一生追求安逸的生活,岛国的平静,最适合他们不过。但也有些人,追求独立创意,追求自由,岛国对他们来说,或许就会绑手绑脚,束缚许多。这世上本来就没乌托邦。但城市人的冷漠,倒是在岛国司空见惯,这一点岛国的进步空间,还是可以有待加强的。

这里没有完美,却是孕育我成长的地方。我期盼她能越来越在人文方面,进行提升。




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