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6

我第一次被舒淇给吸引,是她和成龙主演的那一部《玻璃樽》。具体故事忘了是什么,但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幕舒淇穿着白色贴身薄纱出现于镜头,感觉纯真中又带点妖冶,那是让人秉住呼吸的一幕。

有些女人,天生就让人觉得骨子里散发出性感。这不是穿着上的性感,而是一个回眸,又或者是一个引人遐思的眺望。舒淇就有这种魅力,两撇红唇,一头齐肩卷发,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你。

知道舒淇终于结婚,作为观众的我,打心里为她高兴。她之前的对象,好像都不太珍惜她,更因为她的过去,最后将感情化划下句点。是的,舒淇是拍过全裸写真,也拍过三级片,但这些年来,她一件一件将衣服穿回去,也让大家见识到她演技的日益成熟。

这回,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应有的归宿,真的是太太太太好了。单看她的朴实婚礼,我就被她折服了。这年头,大明星总爱搞什么豪华“世纪婚礼”。但舒淇却选择以最简单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一身简单的结婚小礼服,一双球鞋,没有奢华的排场,却又最真心的喜悦。结婚嘛,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大事铺张,或两人甜蜜,只要高兴就好,谁管?

舒淇是个有个性的女子,冯德伦应该也是个不错的男人,祝福两位白头偕老,幸福甜蜜!




得尔
Author: de-er
•Monday, September 05, 2016
出差台北。

天气有些微热,此次出差,因为行程有些仓促,我也没联络太多在台的朋友。担心盛情难却,担心工作必须出席晚上应酬。

其实上次来台,才不过是四月的事,感觉台北还是我熟悉的台北。一个人出差台北,没有太多邀约,好处是可以一个人闲逛。

我的台北地图其实很简单:台北车站新光三越后面的《光南批发》和《五大唱片》,汉口路上的佳佳唱片行。重庆南路书店街我喜欢的《垫脚石书局》、《金石堂城中店》、《黎明文化》和《三民书局》。这回也去了几年前去过靠近公馆捷运站的《茉莉二手书店台大店》。当然还有古亭捷运站附近的《没有新歌的唱片行》、《水准书局》和第一次到访青田街上的《旅人书房 Zeelandia》。《诚品》,我也去了信义店和敦南店。

我像是去圣地朝拜的教徒,虔诚循着我的路线,一一探访。这样的我,应该很沉闷吧,去台北怎么不去参观景点?但台北去得多,景点不再吸引我,我是个怪咖,我反而喜欢这些所谓“文绉绉”的东西。于是,返新的时候,我的行李箱内都是我收获的宝藏,满满的书、唱片和影碟。

白先勇的《细说红楼梦》《台北人搞什么?!:50条生存前规则》《蒙面女人‧漂亮男人:那些三毛没告诉你的沙漠故事》、胡晴舫的《旅人》《她》《第三人》等书,都是我这回的战利品。

天啊,不能让我飞台北太多次,每次去我都会败家败得很难看!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August 23, 2016


无意间发现原来台北有这么一家书店:《Zeelandia Travel & Books》 (旅人书房)。这简直就是为了我而开设,结合旅游和书香的一家独立书店。

台湾的书店风景实在让人羡慕。除了众所周知的诚品、重庆南路的书店街,再来就是一些隐藏在城市不同角落的独立书店。像是之前部落格网友曾经介绍给我全台湾最爱聊天的《水准书局》。

我喜欢这样的独立书店,外头或许看似不起眼,但总能让人流连一个午后。就算不买书,翻翻书,让自己的心灵沉淀下来,这样的柔软时光,会让人感觉与世隔绝。

对于旅游,对于背包出走,我有我的固执,更有我的坚持。就算无法用自己的足迹踏遍全世界,一本好的游记,也往往让我陶醉其中。介绍景点风景的“旅游书”一般都不是我的最爱,我喜欢作者用自己的体会感想,去勾勒出自己独一无二的旅游二三事。或许是遇到的人,或许是遇到的事,风景景点不过是点缀,烘托作者当下的心情。

台北的《旅人书房》,单听名字,就让人觉得浪漫。从画面上看来,空间不大,却是旅人歇脚的一个好地方。接下来出差台北,必是我耗上美好时光的必选之地。

书店里的影像诗,如炎炎夏日吹来的一股微风,浅浅饮用一杯甘茶,味道淡淡,幽香清清,冉冉滋润心扉。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我喜欢她那句:

因为任何事情都没有开心重要,因为做任何事情,得到了再高的成就,如果你不快乐的话,我觉得就是没有用的。

这样直爽,不做作的性格,还真的是我的那杯茶。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August 16, 2016
W 从西班牙回家探亲,我们到 R 家进行小聚会。R 的两个儿子和 W 的两个混血女儿在客厅玩,我们三个男人在饭厅闲话家常。R 最近考虑为了孩子的教育移民澳洲,W 西班牙的经验成为 R 的借镜。

不说不知道,我们以为混血儿在外国一定比较吃的开,但其实不然。像 W 的女儿,对于本地人来说,她们长得像外国人多一些,但在西班牙,她们却因为长得较像亚洲人,常受到欺负。W 的大女儿甚至问过他,为何自己的父亲是亚洲人。我想 W 当时听到这样的话,应该觉得无所适从,感到一丝悲哀吧。但或许西班牙小孩并没有种族歧视概念,但就因为她们是混血儿,长得不同,所以排挤她们。

在我眼里,无论是在外国或亚洲,她们都长得标志可爱,让人不解为何会受到排挤。我们人的劣根性或许就是常抱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去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像是带着头巾的穆斯林女性,在欧洲往往会遭受异样眼光,东方人的形象常常也被人扭曲误解。

游遍多国,其实我觉得人种并无谁优越,谁下等。这个世界因为人种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而产生许多奇妙火花。如果人种语言文化单一,那这个地球不是很沉闷,很无聊吗?我喜欢不同,因为这样的不同,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常以自己认知范围的习惯去衡量别人的的行为举止,但其实生活的方式本来就有很多种,何必将自己熟悉的那一套,强加于别人身上?这一点,我是一向坚持的。

物以类聚没有错,错的是心态看法。大千世界,姹紫嫣红,这样才美丽。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最近在看一套名为《重版出来》的日剧,剧情大概说的是日本漫画出版业无论是漫画家、编辑、还是销售部,各个相关人物为出版漫画做出努力的故事,是一套热血励志剧。我觉得日本人拍的励志剧,往往让人看了觉得热血沸腾,笑中却又带点丝丝感动。或许年纪渐长,这几年偏爱看的剧种,就是这类轻松又带点意思的电视剧。那些杀人放火,我害你你害我我又害回你的戏码,除非实在精彩,不然看了有时还真让人觉得心情受影响。

我做人也尽量做到如此,如果能达到笑看江湖,就尽量不要作茧自缚。W 说我是 happy nut,在朋友群当中是个开心果,J 则言我好像都不说伤心事。其实伤心哀愁烦恼,人皆有之,只是看个人心态如何处理罢了。例如工作,我和一般人一样也有牢骚,但我觉得偶尔发发牢骚还可以,但如果下班后我还一直和朋友投诉这个投诉那个,那我会更烦燥。与其将自己沉溺在不开心的情绪中,不如大吃大喝,说说笑笑,反正如果无法改变现状,就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或选择离开放弃。事情本来就如此简单。

J 也调侃说我都年纪一大把了,为何表现有时却还像个小孩。但我宁愿相信自己还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看到自己喜欢的“糖果”,会自然反射出喜悦快乐。我的小小快乐,可以因为买了一个五块钱的小玩具,也可以因为我的朋友爱人觉得快乐。世界这么大,我们往往会为了蝇头小事心烦不已,但换个角度想,若干年后当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现在的处境,就会觉得不过如此。就像是当年我们为了考试压力重重,为了一两分的得失,患得患失。现在回头看,千帆过尽,那些当年的压力得失,不过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谁还会记得住?

呵呵,因此我尽量做个头脑简单的老顽童,就像日剧里头夸张的表演,以卡通,以漫画的方式去看这世界。我的快乐可以很简单。




得尔
Author: de-er
•Monday, August 01, 2016
我在早上9时15分,终于见着了她,我和她的距离,应该不超过两百公分。

她笑容依旧,唯独比我想象中小许多。

她或许是巴黎罗浮宫最著名的画作,她就是蒙娜丽莎。

多少年来,她微笑背后的含义让人捉摸不定。

在偌大的罗浮宫内,她静静站在围观的众多群众之中,一点都不显羞涩。

我喜欢罗浮宫,因为之前看过《达文西密码》,感觉博物馆跃然于纸上,微微透露一丝神秘感。

除了蒙娜丽莎,还有许多让人觉得叹为观止的画作。

我尤其对那些描绘圣经故事的画作特别感兴趣,虽然我不是基督徒。

圣经故事总让人觉得满腔热血。

再来就是不同时期的雕像,我对艺术没多大研究,但仍感觉出雕塑仿佛要迸发的生命力。

我像是迷失在迷宫中,着了魔似的贪婪享受其中。

时间仿佛静止于那一刻,我和历史上的这些艺术家忽然有了连接。

当然,我从来都是个门外汉。

但传说中的罗浮宫,果然让人留连忘返。

我花了近5个小时,不过只能匆匆一瞥将自己感兴趣的展览看了一遍。

罗浮宫是应该细细品尝咀嚼的,留待我下一次和巴黎的邂逅。





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