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Monday, January 16, 2017
十年后重游金边的杀人场(Killing Fields)和 S21 屠杀纪念馆(Genocide Museum),再次勾起了我对这段历史的记忆。我当时思索 Khmer Rouge 的中文翻译,脑海里浮现“红吉蔑”和“红高棉”。后来上网查询,原来两个称呼都正确。无论怎么称呼,波博(Pol Pot)于 1975 年四月展开的那一场惊天动地政治改革,造成了四年间近两百多万人的死亡。

上回来这儿,我是通过之前做了功课,在没有导游的情况下,囫囵吞枣地消化了那一段黑暗历史。这回通过机器录音导游讲解,我对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更是感到不寒而栗。纳粹时期希特勒残杀的是他认为种族血统不够“优良”的犹太人,但波博领导下的红吉蔑参与的折磨杀戮竟是和他们一样的柬埔寨人,这让人觉得心寒。但我觉得更讽刺的是,这么多年后的今天,金边这座没有暹粒吴哥窟的城市,最为人所知的旅游景点竟然是流淌过许多血泪的杀人场和屠杀纪念馆。这样是不是有些变相的贩卖悲情?(据说杀人场入门票的收益,都归某日本公司

我和 J ,在这两个回荡着死难者控诉的地方,花了近六小时的时间,试图了解那个疯狂时代。我记得我将耳机拿下的时候,空气中仿佛凝固着让人秉住呼吸的沉静。偶尔微风轻拂,树叶簌簌作响,划过一片平静,我们仿佛从遥远的噩梦中惊醒。不只是我们,其他的游人也都如此。和其他景点不同,这里少了咔嚓咔嚓的不停按下相机快门,我们都对死难者怀抱着最深刻的尊重。在“贩卖悲情”中,这或许也再度提醒我们,我们人类绝不可重犯同样的错误。后来对于红吉蔑的恶行,国际法庭花了好多年的审判,到如今却也无法让所有的罪人绳之以法,当中可恨的政治因素,让人痛恨。我脑海当时却也闪过缅甸的罗兴亚人(Rohingya)。这所有的种种,让人感叹原来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不能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我后来在金边机场买了1985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柬埔寨籍吴汉润(Haing S. Ngor)的《Survival in the Killing Fields》。这位医生,在这段历史中多次险遭杀害,后来却在移民美国后,于 1996 年在这个“自由国度”被抢劫谋杀。这何尝又不是另一番让人觉得莫名的反讽。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January 10, 2017
十年后,再度回到柬埔寨。我记得十年前去柬埔寨的时候,一般未到过柬国的人对她的感觉还停留在“动荡”、“混乱”等不能反映现实状况的刻板印象。但如果你在十年后今天再问他们,他们一定会大赞吴哥窟的历史文化价值,对于金边,他们也会从之前的“落后”,演变为和曼谷、胡志明市等其国家不相上下的东南亚城市。

的确,和我十年前到柬埔寨相比,暹粒(Siem Reap)已经更为繁华。或许是正值圣诞节期间,酒吧街灯红酒绿,人潮汹涌。我在人挤人的酒吧街上,和 J 感受到了一个很不柬埔寨的岁末。而后和当地人交谈,一般大学生毕业后的起薪大概是三、四百元美金,但你仍会在城市中,看到许多人在街上使用价格不菲的智慧型手机,和平板电脑。是贫富悬殊?还是旅游业的繁荣带来的庞大经济效应,改变了整个城市的消费能力?我记得十年前到暹粒,酒吧街还未这般热闹,当地人感觉也更为纯朴。旅游业,大大提升了当地人的生活水平,但在某一程度上,我们是否也破坏了当地原有的精神面貌?这问题实在太深奥,我也未有答案。

这次重游吴哥窟,我的震撼和感动度和初次邂逅相比,少了许多。但这回第一次到吴哥窟看日出,却不失为一个新鲜的体验。虽然睡眼惺忪,但能在静谧的凌晨时分慢慢等待吴哥窟的日出,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瞬间,那种感觉,很让人觉得平静。这样的古迹,也总能让人发思古之幽情,想象那个辉煌的时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一个朝代的兴盛与衰败,在历史的巨轮中,不过只是过眼云烟。就如《红楼梦》里头的《好了歌》——“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至于十年后的金边,又是怎样的一番新体会,下篇再聊。





得尔
Author: de-er
•Wednesday, January 04, 2017
我回来了。

抱歉,让这片土壤荒芜了那么久。这应该是我执笔多年来,第一次消失了这么久。原以为就这样消失,也不会掀起任何涟漪,但原来还是有些如啦啦仔和theanwei的网友记得我这块园地。虚拟世界里,我们素昧平生,这些年看部落格的人逐渐减少,如此的叮咛关怀,在微冷的 2017初,温暖了我的心房。(啦啦仔,theanwei,也祝你们新年快乐,希望你们都一切安好!)

为何停笔了这么久?

之前工作忙碌,人也慵懒起来。加上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在不断重复自己。我不喜欢重复自己,但个性使然,笔锋难改,怪就怪自己词穷,也怪自己才气不够。

该怎么总结我的 2016? 算是还不错吧。虽然工作和公司内部转变,需要更多时间去适应,虽然健康偶尔还是有些抱恙,虽然读的书和可以去玩的地方还可以更多。但总得来说,我还算是过得顺心吧。有时候回头看 2016,我甚至忘了自己曾做过些什么,又抱怨过什么。我们人就是这样,当下总觉得日子难过,但回来再看,原来所有的苦难都不过只是一个过程,再也不会折磨人心。

2017 又会是怎样的一年?世界局势感觉还是有些不明朗。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黑天鹅事件是否会在今年重演,而特朗普上任后又会怎样搅乱世界局势,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这些无法控制的因素就正因为无法控制,所以担心也无用。我和往年一样,只希望自己和身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能身体健康,保持开心的心情。如果能够发点横财,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呵呵。祝大家也顺心顺意。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October 25, 2016
我在台北返新的飞机上,读完这本《赤道上的极地:新加坡微民族志》。这本书的英文名称:So Hot, Yet so Cold: A Polar Singapore,刚好就点名了这本书的创作意图。作者来自台湾,旅居岛国几年,以来自台湾的触角,看待岛国的种种。

我几乎是一口气将书看完的。生于斯,长于斯,我对这片土地有着分割不了的感情,看到她的美好,却也看到她的不足。作者从政治、教育、社会等不同层面,剥丝抽茧,一层一层探讨新加坡的冷与热。在作者眼中,过分追求经济发展,人民在忙于盲之间,往往忘记思考,到底什么才最为重要。他就提出了,新加坡人到底爱国吗?又到底视这片土地为家吗?如果把这里当成家,为何却需通过罚款,才能制止老百姓不乱丢垃圾。自己的家,不久应该保持干净整洁吗?

我越读越觉得汗颜。我到底有多爱新加坡?当别人对岛国提出异议的时候,我是本着自尊问题,进行反驳?还是真的对我的国家投入真正的感情。我在飞机上反复思量,没有答案。

后来和老同学聚会,生了小孩旅居美国回新度假的 L,还有在新加坡育养两个小孩的 A,不约而同认为新加坡是个很适合家庭小孩的地方。除了安全问题,她们对本地的教育和休闲活动,都觉得虽不完美,但比起许多其他国家,还是优秀许多。我不是家长,无法确切感受这些,但我觉得喜不喜爱一个国家,很多时候因人而异。

有的人一生追求安逸的生活,岛国的平静,最适合他们不过。但也有些人,追求独立创意,追求自由,岛国对他们来说,或许就会绑手绑脚,束缚许多。这世上本来就没乌托邦。但城市人的冷漠,倒是在岛国司空见惯,这一点岛国的进步空间,还是可以有待加强的。

这里没有完美,却是孕育我成长的地方。我期盼她能越来越在人文方面,进行提升。




得尔
Author: de-er
•Thursday, October 13, 2016

最近有些疏于灌溉这片园地,原因不外是工作忙碌,再来就是个人有些怠惰。

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因为文字往往能让我有真正活着的感觉。我们总在庸碌生活中,每天重复一样的规律,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人生在世,必须要有些思索,才能自省,才能感觉心跳的感觉。

最近我实在有些行尸走肉,忘了快乐,忘了悲伤,只剩下麻木不仁。

就连看的书,也以小说偏多。不是说小说不好,但有时候我更喜欢读些散文。

好的散文,能够让人为之一振,细细咀嚼文字中的情怀。

我似乎已经忘了停下脚步,好好思索这个世界的缤纷多彩。

或许我以为自己很潇洒,但其实生活中仍有许多盲点。

过分着重于看似很重要的事,但其实退一步想,这些事都不是最重要的事。

最近就是这么样,颟邗过日。

或许是太久没有到有山有水的地方了吧。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往往会让我觉得世界的大,我处的事之渺小。

我记得那年南美洲长长的公路上,我眺望远方一望无垠的心情。

那个心里有着广阔天空的自己。




得尔
Author: de-er
•Tuesday, October 04, 2016
前些日子公司风起云涌,就这么几个星期,我的比利时籍老板 M 离职,公司进行改组,不少人被裁,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其实之前公司就笼罩在一片山雨欲来之中。

都说了变是永恒。没有什么人是不可割舍,也没有什么人位子是必保的。

但我的心情还是多少受些影响。

已经和老板培养出的默契,我对 M 的处事风格,和对工作的要求,了如指掌,如今却要重新适应。

饯别会那天,大家都特别感伤,从此以后公司就不复往日。

那个每天早上经过我办公室,会和我握手说早的 M。

那个我们在公司进行预算期间,一起并肩作战的 M。

那个在私下和我们打成一片,玩得尽兴的 M。

工作这么多年,你会发现,好的上司和好的同事,是极其重要的。

但天有不散之筵席。

这次的改组裁员中,我其实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饭碗。

我在乎的是整个工作团队和伙伴建立的良好关系。

我们一天几乎一半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

好的工作伙伴,能让人觉得每天上班不再是件苦恼的事。

M 离职的事无法改变,能够共事近两年,也算是一种庆幸。

祝福 M。




得尔
Author: de-er
•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6

我第一次被舒淇给吸引,是她和成龙主演的那一部《玻璃樽》。具体故事忘了是什么,但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幕舒淇穿着白色贴身薄纱出现于镜头,感觉纯真中又带点妖冶,那是让人秉住呼吸的一幕。

有些女人,天生就让人觉得骨子里散发出性感。这不是穿着上的性感,而是一个回眸,又或者是一个引人遐思的眺望。舒淇就有这种魅力,两撇红唇,一头齐肩卷发,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你。

知道舒淇终于结婚,作为观众的我,打心里为她高兴。她之前的对象,好像都不太珍惜她,更因为她的过去,最后将感情化划下句点。是的,舒淇是拍过全裸写真,也拍过三级片,但这些年来,她一件一件将衣服穿回去,也让大家见识到她演技的日益成熟。

这回,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应有的归宿,真的是太太太太好了。单看她的朴实婚礼,我就被她折服了。这年头,大明星总爱搞什么豪华“世纪婚礼”。但舒淇却选择以最简单的方式,去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一身简单的结婚小礼服,一双球鞋,没有奢华的排场,却又最真心的喜悦。结婚嘛,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大事铺张,或两人甜蜜,只要高兴就好,谁管?

舒淇是个有个性的女子,冯德伦应该也是个不错的男人,祝福两位白头偕老,幸福甜蜜!




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