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王菲唱过: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我倒觉得记忆才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毕竟用很科学的说法,思念不过只是记忆的一个 subset。总在最心灵最寂静的时候,记忆就像是被诅咒了的灵魂,魑魅魍魉般,忽然间划过,让某些片断身不由己的涌现。

朋友常说我的记忆力超强,对许事记得一清二楚。但记忆有时不过是若干年后,自己伪装自己自欺欺人的杜撰。像是和朋友发生龃龉,明明错在自己,却在记忆中将自己英雄化,把错全部赖在别人身上。毕竟我们都是爱自己,超过爱别人的灵长类动物。

我记得小叮当漫画中,大雄为了应付考试,要小叮当将所有课本内容都印在神奇面包上,吃下去就能够将内容全部消化。那时我的想法也太天真,认为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面包就好了。但原来在记忆拼凑的过程中,慢慢咀嚼,细心经营,才最刹心思的,似栽种植物,如豢养宠物。因为在乎,因为在意,所以拼了命贪婪地将一切刻录脑海,一切才显得痛彻心扉。不管是知识、或是曾经的那些人和那些事,因为实实在在经历过,所以放入万花筒中时,才都小心翼翼。

要如何记得那么多?有朋友这样问我。我调侃说我的诀窍是越要自己忘记的,就越能记得住。不是吗?想忘的其实都忘不掉。因为在你想要忘记的当儿,你其实却是在鸣钟般一次又一次提醒其存在。有些事,或许根本永远忘不了,就像是拔不掉的一根刺,偶尔发作时纠痛着一切。

如果小叮当也有个神奇橡皮擦就好了,把想忘记的用橡皮擦擦掉,像是患上失忆症般,当一切都从未发生过。还好,虽然没有小叮当,也没有像皮擦,我们仍有时间。时间是一种慢性的病菌,蛊惑人心,能够让记忆慢慢侵蚀腐化。等一切都退色了,那些氧化了的记忆,必定让人不泛涟漪。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3 comments:

On 30/11/06 1:01 AM , 羽翔 said...

好亲切!原来小叮当和大雄也是许许多多人重叠的记忆。
彼时,小叮当还是小叮当,仍未有多啦A梦的版权纠纷。……

最近收到朋友传来的小叮当大结局:
小叮当的电池用完了,没有备用电池,若装新电池,所有与大雄相处的回忆都会消失,于是大雄选择了保持现状,保留记忆。
但是,为了修好小叮当,大雄拼命用功读书,苦学了十余年,从一个老是忘了做作业的苯学生,脱胎换骨,成绩逐年升腾。
十数年后,大雄从海外归国,就职于尖端科技企业,娶了宜静为妻。他在自己的研究室开启了小叮当的开关。
终于,小叮当开口了:“大雄,我等你很久了”
……

 
On 30/11/06 9:52 AM , gondolier said...

hahahha,
就好像说,请不要捐钱的箱子永远最多人捐钱是吗?

::羽翔::
这个结局真得很好!
不过它应该不会有结局,除非它已经没有点子了..

 
On 2/12/06 11:29 PM , Ms Ang said...

Hey...

know ur blog through your "Dog Shed" website.

Anyway, wanna tell u that there is a Xin Yao performance coming up on the 30 dec. It is free and held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National Museum Singapore Opening Festival.

For more info, click http://www.nationalmuseum.sg/openingfestival/event_perf_homemad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