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Saturday, February 10, 2007
第一次来港,是大学毕业那年。

一个人,窝在中学友人太古区地铁站毗邻的小房子中。那时候的香港,回归不过几年,夜晚的城市闪烁着霓虹灯,纷乱中让人感到一股坚韧的生命力。

后来工作好几次出差来到香江,在忙碌的工作和饭局后,我总在尖沙咀弥敦道上熙来攘往的人潮中,感受夜的璀璨。好几次是在年初的冬天,街头叫卖声此起彼落,自己似乎也迷失在寒风凛凛、攒动的人群中。我喜欢这样的夜,妩媚中带点危险,神秘中让人心醉。

这次出差来港,感觉却差了好多。我的温度,恰如这个不太冷的冬天,虽已好多年未踏足这块土地,但意外地心里却无太多期盼。这里的同事笑言说全球气温变暖,香港冬天的气温已和岛国差不多了。但我觉得除了天气,这颗夜的明珠也似乎少了当年的些许光泽。

我凭着记忆来到曾经的尖沙咀,当年不断以粤语广播着“全部原装正版 VCD”的影音店,虽仍可见,但声势不如从前,倒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妪,苟延残喘地存在着。连当年我最喜欢的 HMV,规模也缩小的让人觉得惋惜。街上人潮依旧,具体虽说不出来,但感觉上还是少了些什么。

或许是心境上的转变,我已不像当年一般兴奋,疯狂扫购影音产品,只是象征式地买了慕名已久的法国片子《两生花》、严井俊二的临摹之作《情书》珍藏版和至今认为是Leonardo DiCaprio 最精彩演出的“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物是人非,或许变的不是这夜的香港,而是我。

我像是在这里住了好多年的港民,在便利店买了本标题耸动的娱乐杂志,以熟悉的动作,快步走到地铁站,回到饭店。





得尔
于夜的香港,《情书》淡淡的背景音乐,落地窗外点点灯火,陪伴着饭店中的藤井树和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Saturday, February 10, 2007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2 comments:

On 15/2/07 3:58 PM , gondolier said...

新年进步~

 
On 15/2/07 5:56 PM , augustsummer said...

祝福你春节快乐,口袋常满,诸事如意。
我回家过新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