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朋友问,我在日志里是否可写些比较 juicy 的事。

哇噻,你要木瓜汁,橙汁还是西瓜汁?(冷笑话一个)

好吧,就告诉你,最近有个已婚女子很兴奋告诉我,她在夜里梦见我。

吓。有夫之妇还梦见我,这个罪名我承担不起。

…… 是绮梦?非也,非也。

据说,梦中的我将存折给她看,里头竟有百万存款。

我当然希望梦境成真,只可惜我连买多多,却没被幸运之神眷顾。

另一朋友,最近也说梦到我(我怎么老是出现在别人梦里,“扰人清梦”?)。

具体内容不记得,但她第一个念头是:我是否出事?

朋友,我想,如果我真的驾鹤归去,位列仙班,也不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吧(至多化作一只飞蛾,去“拜访”你)。

承蒙你为我操心了,没事儿,没事儿,呸呸呸,大吉利是,我一定出入平安,出入平安。

两个梦,喜忧参半。

说到梦,我一向很少做梦,通常都会一觉到天明(死猪一只)。

而我的梦一般都形如电影。

有一次梦见世界末日,组屋卧房外,尽是一片残檐败瓦,满目疮痍。还有个类似哥斯拉的怪兽横行于世。

昨夜,也做了梦。有点类似美国影集《迷失》(Lost)的情节,原以为不知名的敌人准备伺机偷袭我,结果原来自己平日放心的一伙人才是歹人。

有些怵目惊心,梦中直冒冷汗。

谁来帮我解解梦。

还是我应该考虑去当编剧了。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10 comments:

On 16/8/07 9:22 AM , 小嬡 チサイアイ said...

得尔哥应该考虑去当编剧了啦。=)

 
On 16/8/07 5:31 PM , newbowl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On 16/8/07 5:53 PM , newbowl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On 16/8/07 6:04 PM , 小碗 said...

您好,我只是刚巧路过,读了你的博客非常喜欢,以后会常来。。对了,您是新加坡人吗?哈哈,文笔那么好的人在新加坡可说是少见了。。

 
On 16/8/07 8:34 PM , de-er said...

诶,我是……外星人。

呵呵,当然是说笑,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文笔比我好的新马人实在太多了,就如我网上的连接。

 
On 17/8/07 12:05 AM , 小碗 said...

我真的好想认识您哦。。您是中文系的吗?我目前还是一个高中生,也是梁文福迷,只可惜我周围的朋友都不认识他。有点寂寞。。哈哈。。。

 
On 17/8/07 12:09 AM , de-er said...

非也,非也,我乃草民一个,非中文系出身,现在从事财务方面的工作,满身铜臭 :)

PS:那天我也出席了梁文福与杜国威的对话座谈会,或许我们曾擦身而过。

 
On 17/8/07 8:29 PM , 小碗 said...

那天我也去了。。起初我还担心不能进去,因为来不及报名。。后来等所有人都进去了负责人才让我们进去。。结果我和妹妹在后面站了两个小时!!您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呢?我想那天我可能是最年轻的出席者(如果不算我妹妹)哈哈。。

 
On 17/8/07 9:53 PM , 小碗 said...

咦。。The Dog Shed... 我三年前到过那里下载歌曲。。原来是你的狗窝。。又另一个惊喜。。

 
On 25/8/07 12:52 AM , c@@n said...

我也做过“酷斯拉怪兽横行于世”的梦!
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