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Thursday, March 20, 2008

未曾生我谁是我 ,
生我之时我是谁 ,
长大成人方是我 ,
合眼朦胧又是谁 。


顺治皇帝所作,类似佛偈,耐人寻味的一段话。

午饭和朋友聊天,发现大家都有这样的疑思。

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人生有何意义?

人到了某个阶段,就会产生疑问。

难道每天就如此庸庸碌碌,直至老死?

朋友从求学时代开始,就是个非常科学的人,曾获许多国际数理奥林匹克比赛奖牌。

但几年前,他开始转信耶稣,成为虔诚基督教徒。

信仰,成为他的信念。

或许有所凭借,才能让人更清楚方向。

我是懒人。

年纪愈长,明白问题会愈来愈多,答案则愈来愈少。

与其想破头脑,不如让自己更深切去体会生命。

我和朋友说:

健康(Health)和快乐(Happiness),最重要。

而快乐的泉源,正等待自己去发掘。

生亦何欢,死亦何悲?

对于这千古问题,看来我还得再多修炼五百年。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hursday, March 20, 2008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4 comments:

On 20/3/08 4:33 PM , kaywell said...

常有此类想法.

未曾生我谁是我 ,
生我之时我是谁 ,
长大成人方是我 ,
合眼朦胧又是谁 。


感觉得尔所言所论常浸入我心, 想来人生无论在何处,所思所考皆相类.

人的生命总在不断的找寻自我,发现自我

 
On 21/3/08 11:32 PM , chin said...

而快乐的泉源,正等待自己去发掘, 我贊成哦!

 
On 21/3/08 11:32 PM , chin said...

而快乐的泉源,正等待自己去发掘, 我贊成哦!

 
On 21/3/08 11:54 PM , de-er said...

kaywell,

我想,这千古问题,是跨越国籍、种族、文化等的吧。总是想也想不通,就不想了,享受生命的美好就可以了。

chin,

我一直认为快乐可以从不同方式获取,或感情、或金钱、或工作,不必强调快乐必须是很“空灵”的那种。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