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04, 2010
拉巴斯(La Paz)与苏克雷(Sucre),前者为玻利维亚政治中心,后者为国家名义首都,两座城如同胞异卵的姐妹花,各自争艳斗力。

(一)拉巴斯

初见拉巴斯,华灯初上,整座城却还是闹哄哄的,车子的汽笛声,摊贩的叫卖声,一片喧闹,给人繁华妖媚之感。

第二日,我发现空气中,还夹杂着不同的味道:烤鸡的油腻味,不知名的香粉,沙土的淡淡尘味。尽入眼帘的还包括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的水果、毛衣、手信等物。

拉巴斯,果然声色味俱全。

她让我想起了香港,闪亮亦充满生命力。

海拔近四千米被群山环抱的这座城,不停攒动,如同脉搏,永不止息。

(二)苏克雷

相对之下,苏克雷少了妩媚,多了份工整,如欧洲小镇。

你可以说她没特色,但我却喜欢她的悠然自得。

她有着一股傲气,外表纤弱,内在却沉淀着坚毅。

我在苏克雷,见到许多学府,学子背着书包,于街上谈笑风生,学院气氛浓厚,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国家先驱思想,都在这里,酝酿而生。

我在这座白色之城,找回我的慵懒。




得尔

PS:图为拉巴斯的女巫市场和苏克雷菜市场中的水果摊位。

拉巴斯女巫市场售卖各种奇奇怪怪与当地迷信巫术有关物品,我经过时,总闻到刺鼻的香粉味。

我在苏克雷水果摊位买了杂果冰淇淋,包含各类水果如:苹果、橙、香蕉、草莓、杨桃、蜜桃、梨子,包罗万有,价格不过新币一块四毛,便宜到笑。

PS2:由苏克雷到波托西(Potosi)的路,最近几日同样因为罢工路阻,无法通行。原本只计划在苏克雷住上一晚,续程到波托西的矿场,现在也不知得在这儿呆上几日。

PS3:玻利维亚的罢工,短则数日,多则长至几个星期到几个月。我现在时间上唯一的期限是已订了八月二十一日从智利圣地亚哥飞往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机票,因此时间上还是有点压迫感的。

video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August 04, 2010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