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Monday, May 14, 2012
我甚至忘记当初在中学如何与 B 成为朋友,只记得我第一次上国家图书馆,是和他一块儿去的。他不设防的冷笑话,还有曾去过他家,看过他嗷嗷待哺,刚出生的妹妹。

记忆真的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在 B 的灵柩前看到他亭亭玉立的小妹,还真有些恍如隔世。自毕业后,我就和 B 失联。再次见面,却已是天人两隔。我没太多悲恸,只感无奈。

如果没这次车祸,B 或许就成为我记忆中淡淡的影子,偶尔提及,只会觉得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在生命中短暂停驻。

意外听说是他在开车前往接送妻女途中,不知何故,车子撞上前面汽车。B 脑部受创,手术成功,最后却因肺部感染离世,留下大腹便便的妻子和七岁女儿。他未出生的孩子,自此再见不到父亲。

原来这几年,B 曾经经历许多。女儿几年前不幸罹患四期癌症,为照顾女儿,他毅然放弃如日冲天的事业,离职两年在家照顾女儿。女儿康复,他事业也重新开始,最近达到巅峰,没想到又遇车祸身亡。

只能说,命运弄人。

我们都是不同颜色的线,曾经不小心,绞在一起。再后成为平行线,没有交集。

再见,已是永隔。

安息吧,B。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onday, May 14, 2012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