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游缅甸,翁山淑枝和她父亲的肖像随处可见。

原本是禁忌话题,缅甸人现今已能对政治侃侃而谈,并表现出他们对翁山淑枝的爱戴。

就像我们在茵莱湖认识的餐馆老板,他再也无须担心白色恐怖,可以抱怨政府,并和我们分享他对翁山淑枝的崇拜。

我反而联想到翁山淑枝的两个儿子。

翁山淑枝为了国家,当年毅然决定留在缅甸,两个身在英国的孩子当时不到十二岁。

在软禁期间,她才见过孩子几次。

后来翁山淑枝的丈夫因癌症逝世,我在想,两个儿子心中不知对自己的母亲,有无抱怨。

试想,父亲骤然离世,母亲为了国家,放弃和父亲见上最后一面。

而他们从小就没母亲照顾,只能从电视画面上,看到“传说”中的母亲,认识媒体中勾勒出来的母亲。

BBC 纪录片,翁山淑枝也说,她人生一大遗憾,就是无法在孩子成长期,陪伴他们左右。

就连孩子学会抽烟,她也只能兴叹,无法为孩子做些什么。

翁山淑枝心中是有愧的。

根据资料显示,大儿子在母亲两年前结束软禁后,并未到过缅甸探访母亲。

只有二儿子曾亲临缅甸和母亲共度天伦。

孩子心中,应该有各自的伤痛吧。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1 comments:

On 28/2/13 5:19 PM , Candy Lee said...

代价是不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