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Monday, January 01, 2007
从菲律宾宿雾附近的卡儿哈甘岛回新,朋友问我在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就是过日子吧。

偶尔和村里的小孩打打篮球,要不就和岛民闲话家常,再不然就一个人吹着海风在屋外看看书。

悠哉闲哉,有时甚至什么都不做,脑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向来就是个怕闷的人,奇怪的是我在卡岛的六天完全没有感到闷。

晚上睡得特别香,靠海的屋子尽是海浪声、风声,还有虫鸣声。

之前萦绕心头的一些凡尘俗事,出乎意料地完全没有记起。

繁星点点的夜晚,原本最适合冥想,但我的脑袋瓜就如卡儿哈甘清澈海水般,什么杂物都没有。

感觉很舒服,很自在,好像回到老家一样。

四百多岛民居住的这个小岛,大家似乎也不为什么事而忙,就只是纯粹地过日子。

倏忽间能想到的就是多年前看过的倪匡小说《规律》。

具体内容忘了是什么,只记得小说里头有人因了解到人类不过和蚂蚁一样,每天都重复做着同样无谓的事,而沮丧不已。

但我觉得,不管是在城市生活中为了五斗米折腰的我,或在岛上每天无所事事的岛民,其实我们说到底还是一样的。

每天都在重复过着我们各自的生活,形成规律。

也没什么有谁该羡慕谁的。

难得清闲,偶尔就这样过日子,对我而言,就已足够。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Monday, January 01, 2007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7 comments:

On 5/1/07 5:10 PM , 羽翔 said...

哇,原来你去过了几天返璞归真的生活。羡慕哦 ~~~~ :)
原来80年代时小朋友们也都读倪匡。哈哈哈!
老好倪匡,有时候我觉得他的头脑真是厉害。
复制人类好像到现在还是future tense hor? 但在复制多利羊成功的很多年前,他已经写了《后备》。

 
On 5/1/07 9:51 PM , de-er said...

其实 28 号回来后,就像发布这篇,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 blogger 怎么都发布不了,只好等在新工作的第三天,利用公司电脑发布了。

我看的第一本倪匡小说是《无名发》(旧名《头发》),结果就折服于他的丰富想象力。我在岛上也看完他的封笔作《只限老友》。

新工作,还在适应当中,希望还能经常更新部落格!已经开始怀念返璞归真的生活了,呵呵。

 
On 6/1/07 10:00 PM , Anonymous said...

羽翔是70年代的小朋友吗?- just curious。
我想90年代的小朋友仍旧读倪匡吧?只是数目或许减少了...在新加坡而言

 
On 6/1/07 11:22 PM , 羽翔 said...

anonymous,80年代我念中学,而得尔应该是念小学,故称他小朋友,倚老卖老一下。嘻嘻。

 
On 7/1/07 8:00 PM , 0cean!ce said...

我也爱读倪匡的卫斯理系列,很为他着迷。我所读的第一本卫斯理书本是《第二种人》。

在岛上过日子算是一种“出路”吧,哈。我觉得,就算脱出规律,其实也是一种规律。

羡慕您的“难得清闲”,那算是对生活的一种尊敬。

我是80年代生-- 我的意思是,我生于80年代,哈 =))

 
On 7/1/07 11:36 PM , Anonymous said...

人类离开熟悉的地方,到另一各处所总会特别有感触。

 
On 9/1/07 5:26 PM , aug-summer said...

啊,天空好蓝。。
呵呵,下次我要出走,向你请教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