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1975,4月,我呱呱落地不多久,柬埔寨陷入水深火热。

由波博(Pol Pot)领导的红吉篾成功推翻郎诺政府后,将城市居民赶至乡下,强制进行劳动。

赤柬将那一年定为 “Year Zero”。零年,标志一切重新开始,之前的思想必须一一扫除,因此一项惨绝人寰的民族清洗随即展开。

这几天囫囵吞枣看了柬埔寨历史,还找来80年代电影《杀人场》(The Killing Fields)

当电影中面目狰狞的刽子手,像杀人机器般展开杀戮,你会惊觉:这世界疯了。

人类怎能如此残忍?

哀鸿遍野,柬埔寨的天空自此被鲜血染红。

赤柬1975 至 1979年执政期间,估计两百多万人死亡。

离我们二小时飞程的柬埔寨,在历史中哀嚎痛哭。

也不知谁说的: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能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世界纷乱,何时能止。





得尔
写于 911

PS:来临星期五飞金边,朋友知道我将 S21 屠杀纪念馆安排在行程内,问:你不担心心情变得沉重?我想,如果我们不能直视历史,那又如何能避免重蹈覆辙?

洪邵轩《弹一支凉凉的歌》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3 comments:

On 12/9/07 9:04 AM , kaywell said...

原来每一个国家都有一段辛酸又血腥的历史,叹息那些生存在夹缝中或生或死的生命们.

 
On 13/9/07 11:03 AM , chin said...

人類其實是殘忍的!

 
On 13/9/07 4:08 PM , de-er said...

chin ,从上海回台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