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14
背包客不是不会孤单,只是风景成了他们的良伴。背包客不是不会受伤,只是了解结疤需要时间。背包客不是天生天养,他们也会冻会饿会沮丧。

不要以为背包客很勇敢,他们只是不得不坚强。不要以为他们来去潇洒,他们只是不习惯让人看见泪光。

2 月 18 日《联合早报》(笨女人《你看不见的一滴泪》)


我从来不觉自己是个合格的背包客,说放荡不羁,旅途遇到任意妄为的背包客,比比皆是。要说潇洒不拘,又觉得自己有时实在食古不化。因此我很佩服那些路上相逢的不在乎。仿佛耸耸肩,吹吹口哨,就能笑看烟云。因为性格使然,我即使强装洒脱,充其量不过也只是欺骗自己。

朋友看我到我的坚强,我的果敢,但一个人旅游,有时不得不寂寞。像是我在秘鲁上马丘比丘之前,在洗澡间一个不当心,滑倒撞伤头,当时念头闪过,我会不会因此脑部出血不止,客死异乡。那是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我也不是特别担心,但一个人在外,总会胡思乱想。后来上了马丘比丘,寂寞感突然来袭,我才真真确确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就算出发前自己在朋友面前还是一副面不改色,但我们生来是一个人,将来死去也将是一个人。在地球另一端,我在众多游客中,不过也只是一个人。

上个月出发尼泊尔,我在登山徒步中发烧烧得厉害,整个人混混沌沌,但为了不影响旅伴行程,还是得咬紧牙根,继续脚程。旅伴虽能给予安慰,但自己的痛楚,永远只有自己最能了解。有首歌不就是这么唱着:谁又能够完全的,了解谁的寂寞。就算是至亲至爱之人,在这节骨眼,或许也只能在言语间给予关怀,无法分享分担。在零下五度的气温中,对于前路的未知懵懂,唯一能依靠的,其实只有握在两手的登山杖。什么背包者登山客,我们在旅途中,实在渺小可怜。

因此,不要将背包客给美化,我们其实都有自己的懦弱胆怯。就像我们在人生路上不断武装自己为大侠,我们其实却都有自己的武功罩门。就这么一剑,那么一刀,不管是再怎么凌厉的招式,也会失策瓦解。说穿了,我们背包客,本质上或许都不堪一击。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14 and is filed under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3 comments:

On 20/2/14 9:59 AM , 镜框外ザ軒 said...

背包客,有一种坚强,有一种不去不饶的精神。
从旅途中,他们可以更认识自己。

谢谢你的分享,看了很有感触。

 
On 20/2/14 10:36 PM , de-er said...

对了,就是认识自己。

 
On 17/3/14 11:46 AM , Ashley Tan said...

hi Dewei, xinying here, where are you planning to go this year? Do you have any comments for F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