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看到悉尼人质危机触目惊心的新闻画面,我内心不禁揪了一下。悉尼,那刚好是十年前的回忆。我当年应该还算是个桀骜不驯的年轻小伙,因为工作关系,在澳洲悉尼呆了半年左右。那年的我工作资历尚浅,人生历练也未见丰富,一个人被派遣悉尼,内心战战兢兢。就凭着年轻的冲动,我毅然决定出发悉尼。那时候的我,还不是个旅游天下身经百战的背包客。

第一次长时期身处在以白人为主的城市,刚开始有些不习惯。亚洲的步伐,匆忙明快,像是每天都跳动着城市的脉搏节奏。相反的,悉尼阳光明媚,却是从容不迫,带点庸懒的。才二十几岁的我,不习惯那样的缓慢。各处商店不到六点就打烊关门,要买个日用品,也必须趁周末,或只有一日周日才延长营业时间的傍晚。

年轻如当年的我,有些羞涩,不善辞令,并没有趁难得机多认识点当地人,现在想起,颇多后悔。但我喜欢在周末,一个人到邦迪海边,享受阳光沙滩。看那潮起潮落,一个人沉浸在仿若假日的时光里。再不然,独自开车前往附近的姐妹山,看那山峦叠嶂,近距离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那样的日子,也算写意。

那应该是我第一次学会长时间,与自己相处。一个人夜里租各类影碟,打发时间。那好像也是第一次离家在外地过春节。公司华裔同事热情邀请我到他家做客,我才不至于一个人在外地过年。不过,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一个人的,凡是得亲力亲为,磨练身心,更磨练意志。没有那段岁月,或许就没有后来我一个人的出走的冲动。悉尼六个月,很大原因,奠定了我后来孑然背包旅行的勇气。

悉尼在我到过的地方中,虽不算最美,也不算是我最留恋的地方。但因为某种成长记忆,她在我心中,总占有一份特殊位置。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