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de-er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许久没唱 K ,长周末喉咙痒,和朋友包了厢房,大过歌瘾。

我的唱歌哲学是:卡拉 OK 不是给会唱歌的人练歌的场所,而是给我们这些不会唱歌的人,自我陶醉的地方。

所以,就算我五音不全,我还是喜欢抢麦克风唱歌。

开始的时候,我会选择几首自己(以为)比较拿手的歌,一般都是音域偏低的歌,这样才能显得出我低沉磁性的嗓音。

唱得越来越忘我,我就会得意忘形选择一些我称之为炒气氛的歌,让大家“把头发放下”(let down the hair),一起摇头,一起舞动。

周六晚,我就和朋友唱了:

《我问天》……翁立友
周末的台湾乡土连续剧,好像会播个七年八年,就算不看,也会唱副歌。我和朋友,手舞足蹈,比电视上演的婆妈戏码,还要生动。这类福建歌,就是要唱得越苦情肉紧,越七情上面,才过瘾。

《一百万》……红毛派
工作还不是希望赚更多钱,小市民就是希望能赚个一百万两百万。所以,这首歌,我们大家好像都撕破了喉咙,放声大唱。

《马桶》……刘德华
我承认,这首“粗俗”的歌是我点的。因为朋友点了幸晓琪《领悟》,有洗马桶的画面,所以为了延续其风格,我才不得已点了这首马桶歌。

唱歌,我觉得就像抽水马桶。

水一抽,许多情绪倦意,有的没的,就这样被冲走。

真是爽,有够畅快的!

那一晚,我实在唱得很开心,哈哈。





得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and is filed under , .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5 comments:

On 13/8/09 1:54 PM , Wois said...

给我,我会唱, 点亮霓虹灯,盛夏的果实,广岛之恋等。

 
On 13/8/09 3:02 PM , SM said...

卡拉永远OK!五月未回新只前,我也很久没有去唱歌了.那次回来和朋友上卡拉ok,感觉真好......

 
On 13/8/09 3:50 PM , de-er said...

wois,
《点亮霓虹灯》好听,却有些哀怨。
《盛夏的果实》,我在卡拉 OK 唱过。
《广岛之恋》那天我也有唱,不过太高了,哈哈。

SM,
你一年回来几次啊?阿曼应该没有卡拉 ok 吧?呵呵。

 
On 14/8/09 1:29 PM , Cher Kuan said...

Glad that you enjoyed the session! :) 下次再来一回!

 
On 14/8/09 11:02 PM , SM said...

一年,两次.